澳门太阳神集团官方网站

不苛求人人成才,但必须个个成人
当前位置:首页>校友录>我和四十中有个故事

我和四十中有个故事

人生如戏

作者:xiaoban来源:四十中学更新时间:2017-10-29 14:54:39

   人生如戏

   昏昏噩噩地走过初三,辛苦,不言而喻。坐在中考考场中,答完最后一道题,我长出一口气。完了,我告诉自己,我的初中生活结束了。
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把初三一年做过的卷子翻出来,捆好,还亲自帮收废品的老人搬上三轮车,卖了十一块二。望着三轮车愈走愈远,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失落感,愣在那里,呆呆的。一种模糊的东西涌入眼帘,我变的歇斯底里起来,追着车子跑,边跑边喊:“回来呀,你回来呀,那是我一年的心血呀!”恐怕,也只有经过初三的人才会明白这喊声中包含着的辛酸与悲苦。
   我哭了,世界一副被淋湿了的样子,傻傻的。我仿佛看见那间灯火通明的教室,看见那一张张埋在雪白试卷下的苍白的脸,看见讲台上老师被粉笔染白的指尖,看见晚自习后冷清的月色、路灯下单薄的身影……泪水在我脸上肆意地流淌,汇成一片记忆的汪洋。耳熟能详的歌声飘荡在长空,空气都不能把它稀释。是什麽?It’s yesterday once more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开 端
  准确的说,初三是带着尴尬、牵着疑惑,拉开帷幕的。
  初三伊始,我们被告知要换新老师。一位不满学校如此做法的家长纠集了全体家长在校门口‘寻衅滋事’——现在想想,真是不识抬举。
    8月底,学校为了让我们和新老师“增进了解,沟通感情”组织骑车去植物园。骄阳似火,近四个小时的车程让我们苦不堪言,没顾上‘沟通’,只剩下抱怨了。实话实说,班主任老赵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一个字——迂。随队的其他老师带的都是诸如创可贴、藿香正气丸等物品,可他带的却是一个打气筒!而他那句“万一谁的车子没气了”的‘惊世之语’更是让我笑破了肚皮——终于有个比我还迂的人了!村连村,路通路,直到走的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了,才发现“柳暗花明”中的“又一村”——植物园终于到了。
    存好车后,一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位,一丝紧张不自觉地爬上老师们的眉头。老赵喃喃道:“怕丢人,怕丢人,还是丢了人”,是啊,一大队人浩浩荡荡,无缘无故蒸发了一位,是够丢人的。再说那位仁兄——张萌,半路坏了车子,一声不吭竟自推去修车,修好后却不见了大部队。不过张萌也不傻,跟在公交车后楞是追到了终点站,和大家胜利会师了。
   我们就这样中了初三的‘糖衣炮弹’。
   世事难料,我们同窗两年的一位挚友终于决定‘冷酷到底’,抛弃了未完待续的学业,步入音乐的殿堂。不想褒贬这种做法,因为实在没必要要求人人一致,人人去挤独木桥,换条阳关道,或许也挺好。至于未来的路,无论是荆棘、峡谷亦或是险滩、草莽甚至火坑,都需要他凭着孜孜不倦的信念闯过去。我也只能默默奉上句:“一路好走”。
   初三,无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发 展
   初三,真的很不一样,连体育课都明显加码了。每当小王用他惯有的阴阴柔柔的语调宣布这节课跑多少个500米,练多少个蛙跳后,抱怨声、诅咒声百千齐作,又加百千求救声、请假声,真是“凡所应有,无所不有”。我亦曾无数次地幻想,小王那美丽、聪明、善良、温柔、大方……的女朋友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,救我们于水火之中。可牢骚归牢骚,只能是说说而已,幻想也没什么实际意义。太阳毒辣辣的照着,衣服紧紧得帖在身上,体力与汗水成反比例函数。几圈下来,就上气不接下气了,体内的能量像是碳酸饮料中过剩的CO2,急不可待地逸出来,胸口堵得发慌,腿沉得动弹不得。一时间,人生的欲望变的简单起来——歇一下,就一下。真是‘哀民生之多艰兮!’不过,社会主义就是好呀!尽管累得死去活来来,同学间也忘不了互勉、互励,相信准有人把它写进中考作文里——这自然是后话。
    俗话说:“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别没钱”,可我觉的,宁可没钱也别有病。数学张老师在‘敌众我寡’的情况下,终因‘寡不敌众’不幸被病魔俘虏,住进了医院。读了十几年圣贤书,尊师重教的道理自然不会不懂。一大群人提上东西,打狼似地涌入病房。地上早已放满了学生们送来的花篮——6束,我特意数了一下。投之以桃,报之以李,我信然。看来,我们还不是没心没肺,没思想、没感情。
    最后一次运动会,记忆尤其深刻。从来没报准过的天气预报意外地准了一次——下雨,我们最不希望的天气。一面静观其变,一面不断地祷告,也许是‘校感其诚’,破例准许我们冒雨比赛。看着运动员们准备时夸张的动作,一种激情在我体内燃烧。等待点名的时间终究是漫长的,几个运动员真是坐立不安:一边说“贵在参与”,一边又担心取不上名次;一边信心百倍地向观众‘回眸一笑’,一边又紧张得语无伦次。呵,我们啊!别说只有运动员关心。每当本班运动员从自己身边掠过时,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,喊得声嘶力竭,神情激动,与狂热的追星族比起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运动会,大家格外投入。结果,我们破天荒地推翻了‘十座大山’,从‘第一名’‘退居二线’了。
    接下来,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。
   “非典”肆虐,袭击了大半个中国。枢纽要塞——石家庄,自然成了众失之的。学校被迫停课,学生被迫放假,假期一延再延,持续了月余。托“非典”的福,体育中考取消了,理化实验夭折了,综文综理流产了。锁在家中的我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人类的软弱可欺,我被失败感和无力感包得紧紧的。
    这段时间,太多的事困扰着我:战争、SARS、还有突如其来的灾祸,以及不得不提的学业。我心里充满了疑问:我们为什么要学习?现实生活和课本上讲的为什么不尽相同?……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想通了,告诉密友,他们都说我的‘突然想通了’太玄。
    我想起古龙小说里那段经典的文字“我佛如来在菩提树下得道就是因为他忽然想通了,达摩祖师面壁18年才忽然想通了,无论什么事只要你忽然想通了,你就不会再有烦恼,但达到这地步之前,你一定不知道有多少痛苦。”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 潮
  体育中考取消后,体育课人气飙升,轻松的不得了。慢慢悠悠的度下楼,总能看见些初一、初二的孩子,我们常会倚老卖老地说上句“我们那会儿……”“现在的孩子…”,然后笑成一团。老了老了,‘多年媳妇熬成婆’,我们也算功德圆满。呵呵!
  兵临城下,许多子虚乌有的乌龙消息也应运而生:唐山出英语题、沧州出数学题,作文题目是《寻找》、数学最后一题是圆和动点的……道听途说,小道消息,听听而已。不过,当时可没有这么镇定,人人抱着‘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’的想法,死啃着这“万分之一的可能”,做着“百分之百的努力”。十分耕耘也不见得换来一分收获,我们却乐此不疲,忙得不亦乐乎。还整天手之舞之足之蹈之,像拣了个大便宜。
  班头长得挺爱国,就是脾气特大。在那些乌龙消息风靡全班的时候,班头极其‘坚定’得相信谣传中考要考《马说》,还说得头头是道,让人无机可懈,我觉得,让他去出中考题也许更合适。结果,害得我瞎紧张了一周。《曹刿论战》一出,残酷的现实彻底击碎了班头的迷梦。最后一个礼拜,班头疯了似的向我请教议论文的写法,我也竭尽所学胡侃一番。有理的说理,没理的就避实就虚,构建起严密而又高屋见瓴的立论。议论文就这样被我们‘支解’了,‘作战阵地’和‘战略流程’初见雏形。激情澎湃的论证让我觉得比斯大林还义正词严;纵横古今的思路让我觉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勇士;对社会现实的剖析让我感到肩负引导社会伦理道德的重任。
  一群年轻人在一起想入非非,天真的很,稚嫩的很。但愿上帝见到后不要发笑,请原谅我的渺小。
中考,中考,一切为了中考,我在崩溃的边缘“上下求索”。晚自习后,影子被夕阳拉得斜斜的,颇有“怆然而涕下”的感伤。那些日子,我怀着希望开工,守着无奈收场。气氛有点绝望。
后来,我读了张晓风的《我渴望赢》,其中说:“我们为赢而活,有时候也可以为赢而死”。为赢而死,可以吗?我想了很多,包括我的‘突然想通了’,为了一个梦想、一个追求,竟可以如此悲壮?贾平凹在一篇散文中写到贝的一生:贝为了酿就一颗珍珠牺牲了自己全部的时光,还被原本凹凸不平的沙砾磨得血肉模糊,人取走珍珠后,却将饱经风霜的贝扔回大海。贝为了孕育珍珠而付出了生命,可它算赢了吗?那个小小的生灵为了不属于自己的珍珠忍受了一辈子的痛苦和折磨,平淡无获不如被抛弃来的凄惨。与其相比,我的梦远没有它的高远。我可以为赢付出多少代价?一年和一生相比,算得了什么,算得了什么呀?我有点瞧不起自己,还不如一枚贝。
  我开始乐意一相情愿的付出,就像贝。一年再长,不过是生命的几十分之一,而我,只要有贝几十分之一的毅力就够了。再怎么累也不会比贝更凄惨。我发现,做人是幸福的。
  就这样一个月又过去了。在这一个月里,我重复着熟悉的事。
  中考前一个礼拜,我偷偷地录了三盘磁带,里面是三科老师授课的片段。回去听听,效果虽不甚理想,却也能听得七七八八。这些东西,是用来怀念的。
  中考烈火熊熊燃烧,班里一片风声鹤唳。我毫不犹豫的把不在考试范围内的部分用订书机订起来,强迫自己竖着耳朵听讲,丝毫不敢懈怠,忙的焦头烂额。诸如我辈者不乏其人:有早晨起来不知所措的,有黑着眼圈死不承认开夜车的,更有甚者,口口声声说自己“清醒”,楞分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的。考试把全民陷入作战的火海——这句话一点没错。
   人在压力中自然会生出许多简单的想法。“考完了我一定要大睡三天”“我先把冰箱吃空再说”“这个假期去西藏放放松,好好缓缓劲”,我们就这样天南地北地聊着,眼睛里满是憧憬——我突然有点怀念那段‘幸福时光’,那段像水晶一样剔透的日子。
    怀着一点点不情愿,为‘分’学了一个多礼拜,中考不期而遇,两天时间如水而逝,三张很平庸的卷子:
   7月4日,语文、英语;
   7月5日,数学;
   然后,OVER.
   中考结束后,整天无所事事,仰望石家庄灰蒙蒙的天空,无聊。却在惊异中发现,我早已习惯了那种枕戈待旦的生活,所有的懒散、消沉都已成了过去式,留下的,是一份执著,是一份坚毅。初三可以使一个人更像一个人——我总算悟出些道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结 局
  多情却似总无情,惟到樽前笑不成。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到天明。
  一一接过同学们递过来的同学录,打开笔帽,思忖着写什么。留言本上都是大家对彼此的美好祝福,有点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”的味道。引用莫文蔚歌词里的话:有时我们彼此之间都没有太大把握。其实,我们只是一群匆匆忙忙,仅仅因为时间太紧、日子太匆忙、翻山越岭而无心看风景的过客。现在,是到了该道别的时候了。
  《小王子》里说:“如果在一起生活过,再普通的东西也会变得特别”。原先的班级被迫拆散。伤感,自然的,毕竟曾经一起张狂过、放肆过、无奈过、快乐过;一起走过军训、中考;一起在苍岩山、植物园留下过我们的笑声与青春的身影。曲终人散。说句很老生常谈的话:朋友,是一生的财富。
    我原以为会用许多晦涩的字眼来形容刚刚过去的初三生活,却‘心口不一’地写下上面的一串字符。苦乐自知——我以一个‘过来人’的身份告诉你,你不能忽视它的艰辛,因为升学是无法磨灭的事实,然而,你也不应该忘记快乐,因为青春是永恒的旋律。我知道,有些东西,是无法忘记的,像周翔那辆锁比车好的自行车,像张萌那手‘天下无双’的臭字,像老赵那句过时的“只为成功想办法,不为失败找理由”……
    一支笔和一张纸是记不清初三一年来所有心绪和情感的,那些最难忘、最原汁原味的生活,早已沉淀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,化作永久的记忆。
    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走过初三和即将走过初三的可爱的人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的最后
    回首往事,让人觉得白驹过隙,恍如隔世。
    我原以为,生活就是生活,戏剧就是戏剧,二者本不搭界。写着写着,我突然觉得,生活就是一出戏,一出丰富多彩的戏。演员就是我们自己,随着朝朝朝落、云长云消,我们在摸索中成熟,变得有所追求。生活的味道渗透到方方面面,酿就的醇香迷醉了无心的我。
   岁月如歌,往事如戏。
   一首词恰如其分——
   把酒祝东风,
   且共从容。
   垂杨紫寞落城东。
   总是当时携手处,
   游遍芳丛。
   聚散苦匆匆,
   此恨无穷。
   今年花胜去年红,
   可惜明年花更好,
   知与谁同?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返回

上一篇:高飞鹫鹰不畏江河,成熟麦穗懂得弯腰

下一篇:13级毕业生致母校的一封信